首页关于友链

汉服美

汉服美
hanfumei.com
2009年包括英国,北美,欧洲,印度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汉服宣传活动。汉服运动本身无疑已经成为汉民族全面崛起的重要标志。

   汉服倡导者在汉网上发贴 说:一路走来,经历了心理情感的变化,逐渐顺应了事物发展的规律,从最初的兴奋,到然后的积极,再到然后的失望,但是到今天,我选择平静的坚持……平静的坚持,平和的心态,理智的视角,这也许就是更多圈内老人、前辈依然默默的坚持汉服宣传与推广的动力。汉服也需要更多人,更好的心态去对待。如今,汉服圈里的更多的朋友们,默默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一切就如生活日常饮食般,习以为常,不可或缺。 汉服,需要平静的坚持,而我也希望自己能够从心里做到平静的去坚守。

  

三、汉服的历史背景和发展变化


   汉服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民族服饰之一,从传说中的黄帝时代开始,一直延续到明朝末年,连绵几千年,华夏人民(汉族)一直不改服饰的基本特征。自炎黄时代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汉服已具基本形式,历经周朝代的规范制式,到了汉朝已全面完善并普及,汉人汉服由此得名。随后各朝代的汉服虽有局部变动,但其主要特征不变,均是以汉代为基本特征。

   春秋战国时代,汉族的民族服装基本定型,这就是宽衣肥袖的汉式服装。宽衣大袖的汉族服装也反映了汉族的人生观,即追求悠闲清净的安祥生活,不喜欢搞激烈冒险的活动。宽衣大袖的服装,对于观月赏花、吟诗作画、抚琴下棋的悠闲生活是再合适不过,但穿这样的服装搞骑马打猎等激烈活动就非常不便了。自古以来中原周围的少数民族,多采用窄袖紧身的服装,以适应他们喜欢骑射冒险的生活方式。战国时赵武灵王曾经想推行窄袖紧身“胡服”,但由于传统势力太大并没有取得多大成果。唐代开元、天宝年间窄袖紧身的胡服也曾风行过一时,但并没有对传统的汉族服饰造成很大影响。顺治二年,清军攻下江南各省,清政府从此下令在全国推行剃头改服的制度。清政府命令,从公文所到之日起,在10天内要将全体男子统统剃头,改梳发辫。与此配合的是强行更改汉人衣裳式样,延续了两千多年的汉族宽衣大袍传统服饰从此灭绝,汉族成了没有自己传统服装的民族 。

   1911年满清灭亡之后,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汉族男子改穿西装和继续穿清朝时期满汉融合的马褂,汉族女子则穿着从旗装改良后的旗袍。旗袍是女性服饰之一,源于满族女性传统服装,在20世纪上半叶由民国汉族女性改进,由中华民国政府于1929年确定为国家礼服之一。民国以后,上海、北平等地的汉族女性在其基础上予以改良。

   但是,有不少革命家、政治家、思想家、社会活动家在清朝被推翻后不断地努力进行汉服复兴,如民主革命家、思想家、著名学者章太炎先生甲寅于(民国三年,1914年)五月二十三日家书(给妻子的遗书): “……知君存念,今寄故衣以为记志,观之亦如对我耳。斯衣制于日本,昔始与同人提倡大义,召日本缝人为之。日本衣皆有员规标章,遂标汉字,今十年矣……”是说章太炎先生流亡日本,改和服而标“汉”字,成为近代汉服第一人。

   1913年10月10日袁世凯一登上大总统的宝座,先是尊孔教为国教,又是戴平天冠穿汉服祭天,他试图走从官员开始再到老百姓即上行下效推广汉服的道路。

   1914(民国三年),颁定民国礼制七种,包括祀天通礼,祭祀冠服制、祭祀冠服图、祀孔典礼、关岳合祭礼、忠烈祠祭礼、相见礼。

   近代民囯鼎革伊始,儒者夏震武 先生即深衣、束髮。

     1913年国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钱玄同在浙江就职教育司长时居然身穿孔子时代的深衣玄冠到军政府报到,并发表《深衣冠服考》向全社会推广。

     国画大师张大千曾宽袍大袖游历欧洲。

     1968-1969年,台湾参照宋史、大明集礼、南雍志、三礼图等制定中华民国祭孔冠服。

   新中国以来,影视工作者在影视剧中向国人展示了曾经的辉煌衣冠,所以今天的老百姓对汉服都不陌生。

   汉服以其强大的生命力一直没有灭绝,直到现代汉族人信仰的道教、佛教以及一些边远山民,还有国内许多少数民族都还保持着汉服的特征,现代社会的一些重要祭祀、纪念活动、民俗节日等仍能看到汉服的身影。

   汉服的影响十分深远,亚洲各国的部分民族如日本、朝鲜、越南、蒙古、不丹等等服饰均具有或借鉴汉服特征。传统的汉式服装在中国绝迹,却在日本与韩国生根开花。日本在推古朝代,汉族服饰就逐步进入日本,奈良朝代向中国大量派遣“遣唐使”后,日本更是积极引进唐朝汉式服饰,日本民间也大举流行所谓“唐风”服装,日本今天的“和服”,就是在唐朝汉式服饰基础上形成的;而作为受汉文化影响极大的民族,韩国传统服装更具汉服风韵

   四、汉服以及汉服运动的意义

   汉服作为汉族代表性服饰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华民族由56个民族共同构成,各民族之间应该是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关系,中华民族的服饰是由各民族的服饰共同构成的大体系。在56个民族之中,汉族的人数占绝大多数,据2005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的数字来看,汉族在大陆占92%,在台湾占98%,在香港占95%,在澳门占97%。即使是在世界上,汉族也是人口最多的民族,而且遍布世界各地。因此,在56民族中,汉族不能没有自己的代表性服饰。

   汉服运动是中国人民民间发起的文化复兴运动,汉服倡导者认为55个少数民族皆有穿着民族服装的权利,而历来56个民族全家福照惟独只有汉族代表穿着完全不能代表汉族的T恤甚至西装。因此穿着汉族传统服装乃宪法赋予汉民族的权利。

   支持者坚信,西方思潮泛滥的今天,只有汉文化能承担扭转华夏命运的历史使命,而汉服,就是续接那被斩断文明的纽带。

   汉服复兴,复兴的不只是一件衣裳,而是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民族服饰与一般的服饰不同,它不仅仅是一件御寒裹体的衣服,不仅仅是追求美丽的装饰,汉服是华夏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汉服的复兴,是华夏文化复兴的一个重要内容。从国际上来看,作为各国文化象征而存在的民族服饰,已不单单是一件能够蔽体保暖的外套,更加承担了传播本国本民族优秀文化的重任。因此,汉服的复兴有利于人们对华夏文化的认同,有利于在国际上展示华夏文化的风采,当然有利于华夏文化的复兴。

   汉服倡导者特别强调汉本位观念。认为汉本位是对一种独立思想的概念性描述,它跟民族主义是两回事。汉本位核心关注问题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这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在作出自己民族属性判断后的一种文字概括。简单地说来,就是汉人在自我认同与社会认同两者间获得的统一性——我认为我是汉人,别人也认为我是。汉本位是比较成体系的解释方式,它是价值观、历史观、道德观在民族归属感上全面统一的结果。支持汉服与接受汉本位思想是因果关系,前者是表,后者是里。如果将二者割裂开来,甚至打着汉服旗号反对汉本位思想,不是自己将陷入逻辑混乱,就是别有用心企图令汉服变质 。

   在此基础上,汉服倡导者还进一步提倡汉服活动的信仰化与礼制化。他们指出:

   今天在汉服活动中播种汉本位思想的方法就是:汉服正规化,活动礼制化(即信仰化)。

   要带领汉服运动走向汉本位的终点,却必须回归礼制,只有回归礼制,才能重新回归天地祖先的信仰系统。

   我们的活动就是要通过“民族服装——华”,“礼仪民俗——夏”,来推动“华夏的内涵——“耻”和“义””的回归,找回华夏民族的信仰!欲找回信仰,则必重塑神圣,所以,冠、祭、昏、丧、射、饮、茶、拜师、出生、相见诸礼的发掘与展示及相关典章制度的恢复应成为未来汉服活动、汉服运动的主流。重塑“神圣”是汉服运动推动者无可逃避的责任 。

  

五、社会上对汉服的态度与争议

  

   (一)官方态度

   文化部长孙家正2006 年5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回答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的提问:“最近我们注意到民间有一些年轻人在提倡穿传统汉服的运动,不知道孙部长对此有何看法?传统汉服有没有可能最终成为保护的文物呢?”时说:“有些地方有些青年人在提倡穿汉服,但是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什么服装是能够真正成为代表中国的服装,这恐怕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困惑。总体上我的观点是,吃饭也好、饮食也好、穿戴也好,各有所爱,百花齐放,都是他个人的事情。但是我也衷心 地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出广受大家欢迎的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服装。”

   《新快报》2007年04月26日报道:复兴汉服的声音在中国持续升温,上个月就有逾百名学者提倡用汉服作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礼仪服饰,但是,他们的愿望落空了。官方首度表态不会用汉服,并且指奥运礼服的设计理念,将包含历史的元素、现代的创意和未来的概念,颜色主要可能是红黄两色,也可以考虑祥云、莲花等中国古代流行图案。

   2008年,中国政府官方网站的“中国56个民族”介绍的服饰,汉族服饰采用汉服女装的图片作为代表。

   (二)社会反应

   对于目前出现的汉服热潮,质疑者认为其可能触发极端的民族主义;批评者认为,汉服运动带有浓厚的汉民族主义色彩,无视其他55个民族的感受,因而无法代表中华民族;批评者还认为,汉服是否能代表汉族,应当12亿汉族人民中的大多数以适当程序共同决定,而不是极少数人自行代表。

   支持者则表示这是对传统文化的弘扬,且反映中国民间对回归中国传统文化的向往,是中华民族复兴运动在文化领域的一种形式。

   具体涉及到下面问题:

   1、什么是汉服?

   反方:在长期的民族融合过程中,中华各个民族的文化和服饰相互影响,各朝各代的服装都有所不同,没有纯粹的汉民族服装的说法。比如,清朝的汉族服饰已经和满族服饰融合在一起。

   正方:汉民族服装尽管受到其他民族服饰的影响,但其基本民族特徵则并未改变,只有各朝流行时尚花色品种习惯穿法的不同。在民族服饰文化交流的历史长河中,事实是汉族服饰更多的影响到了其他少数民族的服饰。汉服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在各个朝代根据经济水平、社会文化、审美标准的不同而有不同变化,但是章法未变。历史上根据不同职业、社会阶层、年龄、场合等因素都有其对应的不同的衣冠制度,庶民怎么穿、学者文人怎么穿、官员怎么穿、在家怎么穿、会客和仪式等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章法。

   中立方:清朝初期血腥的政策只针对男性。清初,满族妇女以旗装长袍为主,而汉人妇女仍以上衣下裙为时尚,泾渭分明;清中期,满汉女子各有仿效;到了清代后期,满族效仿汉族的风气日盛,甚至出现了诗句里“大半旗装改汉装,宫袍截作短衣裳”的情况。汉服最终的消亡是近代发展的一个结果。

   2、应不应该恢复汉服?

反方:汉服的消失虽然是历史原因,是一个非正常消亡的过程。但是,历史是不能重来的。对于现代汉族来说,传统汉服在日常生活中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当作历史文化加以保存就足够了,


© hanfumei.com